位置主页 > F漾生活 >UBER为何再陷离台危机,欲启多方对话求共存?

UBER为何再陷离台危机,欲启多方对话求共存?

作者 时间:2020-06-09 阅读次数:142
UBER为何再陷离台危机,欲启多方对话求共存?

重返台湾一年半之后,UBER 与计程车之间再启新一轮风波;但这次看起来反而像UBER在无预警状况下,莫名其妙就陷入危急存亡之秋。

11 月上旬,交通部公路总局传出正在研拟俗称「UBER条款」的《租赁业代僱驾驶且使用资讯平台条款》,去规定汽车租赁业若要使用像 UBER、Lyft 这种资讯平台的话,就得「行程必须超过一小时」、「禁止排班路上巡客,行程结束一定得回车行」、「APP价格必须跟车内牌价完全一致」。

这代表以后 UBER 司机一定要载客超过一小时、司机送完客不能在路上逗留一定得回车行,而且更重要的是「禁止浮动价格」。其限制严厉程度,足以完全扼杀 UBER 在台营运。

据联合报取得公路总局会议纪录的报导,会议上小客车租赁业其实只有对「投保旅客责任险」、「不得排班接客」认同,其余条款的规定都表达了强烈抗议;但是公路总局的会议纪录上却出现业者对「不得巡迴揽客」、「只能以日租时租计费」表达原则同意、配合政府政策办理,有公然作假之嫌。

消息一出不到几天,立刻引起租赁车司机不满,发动上千台车辆至交通部举牌抗议陈情;但随后11月22日也有计程车司机组成台湾小黄抗优步租赁车全国自救会,至交通部抗议并建议废除代僱驾驶制度。

有人形容 UBER 已从坏小孩变乖学生。就连有翟神之称,过去大力批评 UBER 的和沛科技董事长翟本乔都在脸书呼吁「后来找到完全合法的经营模式就应该允许他们经营下去」。但居然都已经合法,为什幺还会掀起这趟风波?

UBER为何再陷离台危机,欲启多方对话求共存?

让我们来研究一下《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》。第97条「小客车租赁业、小货车租赁业应于其营业处所标明其公司行号名称,悬挂汽车运输业营业执照及租赁费率表、汽车出租单样本,并须有足够之停放车辆场所,待客租赁。」正是这条法律给了公路总局法源依据,在条款内封杀了 UBER 在营运上的最大武器:浮动费率。

此外,虽然「行程必须超过一小时」、「禁止排班路上巡客,行程结束一定得回车行」这两点在《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》并没有直接法律作为明确规定。但再根据联合报报导,公路总局正是以母法《公路法》分类营运之精神为由,把日益模糊的「小客车租赁」与「计程车」再次用《租赁业代僱驾驶且使用资讯平台条款》完全把两者分开。

再整理一下状况:原本《公路法》跟《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》用法条明确规範了计程车业跟小客车租赁业之间有何不同;但 UBER 与它的科技出现,严重冲击计程车产业。后来 UBER 为为了合法,选择跟小客车租赁业合作,相安无事了一年多。但现在有人找出了原本小客车租赁的规範漏洞,这次试图直接从法律着手,把 UBER 一劳永逸赶出去。

UBER:盼开启多项对话,共同探索出路

「我们一直十分愿意跟台湾政府配合,在数位转型与经济发展的趋势下当政府的好伙伴。」UBER 亚太区公共政策总监 Emilie Potvin 接受 INSIDE 採访时表示,UBER 在去年四月重返台湾跟租赁业者合作后,就一直积极配合台湾政府符合「纳税、纳管、纳保」三项原则。

UBER为何再陷离台危机,欲启多方对话求共存?
UBER 亚太区公共政策总监 Emilie Potvin

当然 UBER 为台湾「付出」的不只如此。Emilie 再次说明了 UBER 在 8 月发布的三项深耕台湾计画:一,把UBER 最有利的武器大数据 Movement 台北交通数据库提供使用。二,加速连结台湾 AI 人才与 UBER  AI 实验室合作,提升台湾AI能力。三,深化跟台湾硬体製造业在智慧交通产业链上合作。

UBER为何再陷离台危机,欲启多方对话求共存?
UBER 8 月发布三项深耕台湾计画。

Emilie 也举例,像新加坡在两年前政府在规划新的地铁站与路线时,正是使用 UBER 的即时数据确认地铁计画与城市现况是否相符,评估进行;波士顿政府甚至在五年前规划公车路线时,就用了 UBER 的即时数据重新规划公车路线。

採访时她也一再重申:他们不是来跟计程车竞争,是来合作的。UBER在世界各城市的发展状况都不太一样,但新加坡的 UBER FLASH可说是计程车同样採用 UBER 科技与浮动费率,同时也能跟私家车和平相处,甚至有效提昇计程车司机收入的案例之一。

​UBER 会如此强烈对台湾表达善意,无非就是为了那条足以把他们再次赶出台湾的《租赁业代僱驾驶且使用资讯平台条款》而来。Emilie 表示不只公路总局,他们也希望同时跟国发会、交通部、经济部等部会,以及计程车业者、司机、消费者、学者一起坐下来进行跨部会、跨业态对话,共同为计程车、小客车租赁对法规鬆绑、适当管理和运用科技促进服务创新这些层面上做更加完善的评估。

浮动费率是 UBER 最后、也是最强优势

让我们再回头看看 UBER 在技术上带来的三项创新,来帮助理解 UBER 为什幺又陷入危机。

这三项创新一是即时预测乘客热区与 APP 叫车,让小客车运输整个业态更加有效率;二是优异的大数据收集能力。前两点某种程度上台湾计程车业者正在迎头赶上,你现在不只可以看到各家计程车行都纷纷支援 APP 叫车与信用卡支付,像台湾大车队也正试图跟宏碁合作导入 AI 技术,实现热点分析、需求量预测来减少空车,提昇司机载客量。

但 UBER 第三项创新「浮动费率」才是目前计程车业跟 UBER 之间差距最大,也最有争议的部分。你或许会问:不是有多元化计程车费率了吗?但现行多元化计程车费率不等同浮动费率,绝大部分都是按照车型高级程度或大小,直接乘以现行公告费率 1.2、1.4、1.6 倍这种分等级的牌价。

UBER为何再陷离台危机,欲启多方对话求共存?
「浮动费率」是目前计程车业跟 UBER 之间差距最大,也最有争议的部分。

当然想坐越高级的车,就得付越多费用很正常;但 UBER 浮动费率才更接近自由市场的「各取所需」。平常离锋时刻或想去冷门地点?算你便宜一点,比计程车更实惠;但想在交通尖峰时段或热门地点搭车,那就给真正有需要、付得起贵一点费用的人搭。若配合上合理的演算法理论上从宏观角度而言,浮动费率可以透过市场机制有效提升司机载量,并协助改善都市交通。

而这点正是台湾 UBER 司机比其他普遍计程车司机收入稳定,且具有市场竞争力之处。一旦失去浮动费率这项优势,UBER 在台湾就真的无力回天,也会在亚洲暨中国、东南亚之后,再度失去一个活跃市场。

结尾

纵观历史,几乎所有科技发展与随之而来的商业模式,都会跟现有法律、规定直接或间接发生冲突与摩擦。远至汽车、电力,近至网路、AI 与虚拟货币都是如此。当然打着共享经济大旗的 UBER 一开始在前执行长卡兰尼克领导之下,在各国与当地政府冲突不断。

当然,台湾计程车业也同时被 UBER 冲撞得很惨,但同时也让许多车行坐下来寻求数位转型之路。但一来一往之下,UBER 一度因适法问题离开。只是当 UBER 愿意回来主动全数配合政府与法律,却还能闹出被迫这幺大风波后,是不是该回过头来反思,是否台湾汽车客运业也终于走到非得转型,同时不合时令的法律也得跟上社会变化的时刻了呢?

相关的推荐阅读
最新信息
热门文章
热门问答